搜索

新闻中心

“走出去”企业如何摆脱新冠疫情困境

来源:
浏览量

      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不容乐观。在后疫情时代,我们一方面要继续严防境外疫情输入,另一方面,更要做好“后半篇文章”,即有序恢复经济秩序,充分释放潜力动能,全力赶上时间进度,确保完成全年经济任务、“十三五”规划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总目标。

疫情下“走出去”的总体形势

     “走出去”三驾马车(工程承包、机电出口和对外投资)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中坚力量,牢牢稳住“走出去”基本盘,对“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至关重要。

目前,疫情对“走出去”的供给侧和需求侧均已造成较大冲击,“走出去”的总体形势面临变化。

一、供给侧遭受冲击

       2019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比重预计超16%,已高度融入全球供应链,与世界经济休戚相关。在疫情前期,我国多数工厂处于停产或减产状态,人员物资流动受限,直接影响了全球供应链的正常运转,导致下游海外工厂被迫减产、停产,部分海外客户选择东南亚等地的供应方案作为替代。在最困难的时期,作为“世界工厂”的我国一度面临与全球供应链被动脱钩的重大风险。

       3月,我国已开始有序推进复工复产,供应链竞争优势不断恢复,但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部分原料和零部件供应国出现停产困境,反向冲击我国的供应链。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前,将持续扰动全球供应链。为此,3月26日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上,各国领导人共同呼吁保障全球供应链的安全和稳定。
      此外,受疫情冲击,我国各类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资金面均趋紧。企业为保生存,必将优先保证日常经营的资金需求,搁置境外投资决策,部分电力、制造业企业预计本年度对外投资金额将同比下降约20%。随着疫情不断蔓延,预计更多企业将缩减对外投资金额。

整体来看,疫情对“走出去”供给侧稳定性形成较大挑战,需要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和企业主体协同努力,对冲这一风险。

二、需求侧风险上升

       2020年1-2月,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约20.5%,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24.5%,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下降13.5%。如果其他国家应对不力,疫情造成的影响将大大超出这一数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疫情大流行对经济的影响将不亚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陷入衰退。

      目前疫情在全球加速蔓延,加之油价大幅下跌的“黑天鹅”事件,市场信心大受打击,美国股市10天内四次“熔断”。预计全球私营部门的采购订单将减少,后续的投资决策也将放缓。

       为应对疫情对医疗资源的挤兑,各国被动大幅增加卫生领域公共支出,其中卫生体系薄弱的国家相对支出压力更大。在此背景下,若保持财政预算总量不变,将挤占其它领域投资,若扩大财政总支出,加之陆续出台的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可能引发财政失衡,推高公共债务违约风险。在近期油价大幅下跌的背景下,部分石油经济占主导的国家无疑将会面临更大的压力。

     整体来看,预计疫情将造成“走出去”的需求侧出现明显萎缩,且推高海外市场的整体风险。

“走出去”企业面临的疫情冲击

在供给侧和需求侧都遭受较大冲击的环境下,“走出去”企业面临项目执行遇阻、市场开发中断、经营环境生变的困难,无疑是一场严峻的生死战。

一、项目执行遇阻

       疫情对“走出去”企业产生的冲击最先体现在海外项目执行面临的阻碍上。

      近期,各国纷纷关闭边境、撤销签证、削减航班,大量人员无法前往海外项目现场。与此同时,供应链的不稳定导致生产进程拖后,加之物流运输不畅,导致设备难以按期交付。部分企业采取更换当地供应商、增加当地员工比例等方式应对冲击,但也因此产生额外成本。对于设备出口和工程承包类项目,附加成本需要在项目业主和出口商(承包商)之间分摊,而对于投资类项目,则一般由投资人承担。无论是工期延长还是成本超支,都可能影响项目的经济可行性,进而影响偿债能力。

       预计短期内,“走出去”企业面临项目执行困难,进而产生额外成本,影响项目利润。长期来看,考虑宏观经济不景气和项目经济可行性的影响,业主的违约风险可能上升,“走出去”企业可能面临业主违约所导致的更大损失。

二、市场开发中断

      疫情期间,世界各国均不同程度地采取封城等社交隔离措施,导致海外市场开发工作中断。

海外市场开发是一个长期、连续、不断投入的过程,需要“走出去”企业国内的技术、造价、法律、融资等各团队与海外机构联动配合,与海外的潜在客户、政府部门、合作伙伴等机构进行密切互动,涉及大量人员流动和信息交换。在这一过程中,市场调研、信息搜集、商务谈判、编制标书、勘测调查等工作均需要现场开展。

      目前,海外市场开发人员难以派出、拜访客户不便,使客户关系降温,易导致项目跟踪中断。且因国内和海外所处的疫情阶段不同,企业内部前后台部门的复工进度不同、办公状态不同,存在“脱节”甚至“失联”的风险。企业的市场开发机制无法全速运转,如果因此错失投标等关键节点,则可能导致项目机会丢失、前功尽弃的严重后果。

     预计疫情对海外市场开发工作造成的阻碍将持续至2021年甚至更远,并将导致项目储备缩水、新签约金额下降以及对外投资金额的进一步下滑。

三、经营环境生变

      疫情对“走出去”企业所处的市场环境造成了较大负面影响。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疫情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事件后,有项目业主认为,若将中国企业选为承包商将显著增加输入病例和项目延期风险,故将中国企业人为排除出评标范围。而随着疫情的进一步蔓延,个别国家的政客欲借疫情污名化我国,以转移公众视线,掩盖自身工作不力。在近年来逆全球化、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和民粹主义思潮不断抬头的背景下,此类言论存在一定的市场,需要“走出去”企业高度警惕。预计疫情影响结束后,舆情影响仍会持续一段时间。在合同买方、项目业主和投资东道国的信心恢复前,中资企业无论是作为出口商、承包商还是投资方,都将面临更加复杂的市场环境。

       疫情也对“走出去”企业的融资能力提出挑战。从事工程承包和海外投资的“走出去”企业普遍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