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闻中心

《国际基建市场动态(2019年7-12月)》—亚洲风险篇

浏览量

【关注要点】

△ 2019年下半年,世界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从亚洲到非洲,从欧洲到拉美,系列热点此起彼伏,多个国家动荡频发,传统与非传统安全问题交织蔓延,全球治理面临严峻挑战。

△ 国际秩序加速重构,大国关系深刻调整,多方博弈导致全球区域治理步履维艰。美国对伊朗系列制裁与打击,将对全球热点地区稳定和世界政治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 多国政治、宗教与社会矛盾突出,地区安全风险隐患难消,部分国家对华关系出现微妙变化,我周边合作机制受冲击。

△ 恐怖主义、极端民族主义与公共卫生安全风险等非传统安全问题存在变化与波动风险,引发区域威胁。

△ 7-12月,亚洲地区巴基斯坦、印度、土耳其、缅甸、马来西亚、孟加拉、菲律宾、柬埔寨、斯里兰卡、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伊朗等国相关风险突出,需在2020年引起重视。

一、亚洲地区地缘政治与安全环境监测综述

地区整体安全形势多变,诸多风险影响基础设施发展环境。2019年下半年,亚洲地区的巴基斯坦、印度、土耳其、缅甸、菲律宾等国恐袭风险凸显,宗教及极端势力组织渗透不断加强,南亚地区安全环境呈现进一步恶化趋势。除此之外,印巴边境克什米尔地区紧张局势持续加剧,民族宗教冲突及暴恐威胁不断升级,对两国及区域安全环境造成严重影响;波斯湾局势变化牵动全球神经,美伊危机、美俄博弈与能源争端影响中东地区安全环境,对多国能源与金融利益造成严重威胁;美伊对垒之下,伊朗多方寻求解决之道,力争获得国际社会支持,尽量减小因美国制裁所致损失;东南亚及南亚部分国家受登革热病毒侵害,相关国家医疗卫生体系正经受新一轮考验。受以上多方面因素影响,亚洲地区基础设施行业发展面临越来越高的机构和人员安全风险。

二、亚洲地区重点国家安全风险态势观察

1、巴基斯坦。2019年下半年,该国主要风险包括,局部政治稳定性风险、恐怖活动风险、武装冲突风险、国际关系风险、社会治安风险、国家经济风险、民族宗教文化风险、公共卫生安全风险等。2019年,巴基斯坦政局大体稳定,但近期反对派持续发起示威游行,要求总理下台及重新选举。本届政府执政以来,虽然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整体向好,下一阶段政府经济政策将向谋发展、促增长的方向逐渐转型。虽然巴军警反恐成效显著,但宗教极端暴恐威胁持续,多地安全形势依然严峻,宗教与传统节日,巴基斯坦塔利班(TTP)、伊斯兰国(IS)等恐怖组织常针对政府与军警设施、什叶派穆斯林或基督教的宗教集会以及人口稠密地区发动袭击。同时,中巴经济走廊(CPEC)建设所面临的俾路支等激进分离主义武装威胁长期存在。

2、印度。2019年下半年,该国主要风险包括,民族宗教文化风险、局部政治稳定性风险、社会治安风险、恐怖活动风险、国际关系风险等。2019年第二季度史上最大规模大选,以现任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连任结束,但第三季度以来执政党地方议会选举接连失利,引发诸多不稳定因素。印度政府强调“印教治国”的意识形态,挤压了少数族群生存空间,12月上旬以来,因反对《公民身份法》修正案,引发民族宗教文化冲突与示威骚乱并逐渐向全国范围蔓延,极大干扰了社会生产和营商环境。此外,印度还面临环境污染、水资源危机等问题。印度官方机构报告称全国近6亿人面临极端用水压力,首都新德里等21个主要城市地下水将在2020年耗尽。

3、土耳其。2019年下半年,该国主要风险包括,局部政治稳定性风险、恐怖活动风险、武装冲突风险、社会治安风险、民族宗教文化风险、国家经济风险等。2019年土地方选举前后,土耳其里拉汇率剧烈波动,导致执政党在本次地方选举中失去多个重要城市,总统埃尔多安的权威遭象征性打击,党派纠纷与相关暴力事件持续。当前,土国内仍存在“伊斯兰国”(IS)、“库工党”(PKK)、“居伦运动”(FETÖ)等多股恐怖势力,当局仍在持续打击。在境外势力煽动下,土耳其多地曾发生针对中国的游行示威,部分中资企业正常工作生活受滋扰,值得注意。总体而言,土经济预期恶化,失业率同步上升,尽管经济有初步复苏迹象,但整体脆弱,国际社会对2020年该国整体经济形势展望悲观。

4、缅甸。2019年下半年,该国主要风险包括,局部武装冲突风险、社会治安风险、民族宗教文化风险、国际关系风险等。2019年以来,缅甸政局和整体治安除缅北、西部若开邦地区外基本稳定。缅甸独立以来一直为民族矛盾、民族冲突所困,民族问题成为影响缅甸政局、经济发展乃至国际关系的极为重要的因素;近年来,若开邦少数穆斯林族群罗兴亚人(Rohingya)问题一直受国际关注,穆斯林与佛教徒间的冲突对该地区安全构成重大威胁,亦对周边国家输出难民造成“溢出”风险。2020年大选临近,选举相关政治活动料逐渐增多,民盟与巩发党的竞争或日趋白热化,各方料围绕修宪改革、民族和解、罗兴亚人问题、中国投资等焦点展开争论和博弈。2018年12月起,缅甸政府军与少数民族地方武装(民地武)的停火期至2019年9月21日到期,北部3支民地武将停火期限延长至年底;停火期内,前几年冲突较为激烈的缅北掸邦、克钦邦等地区冲突明显减少,但若开邦武装冲突仍时有发生。武装冲突区域系中缅经济走廊关键地段,意义重大,值得中方人员高度与持续关注。

5、马来西亚。2019年下半年,该国主要风险包括,社会治安风险、民族宗教文化风险、潜在恐怖活动风险等。2019年,马来西亚政局较稳,社会治安状况总体属安全可控,但国家元首身体健康状况与候任总理交接棒问题,系各界关注焦点。今年以来,马来全国持刀抢劫案有上升趋势,首都吉隆坡犯罪案件时有发生,包括富人区和拥挤的公共场所,但涉枪事件较少。马来西亚潜在恐怖活动风险犹存,包括菲律宾“阿布沙耶夫组织”(ASG)在内的诸极端组织有能力在该国东马地区实施绑架勒索、招募成员和滋扰袭击。

6、孟加拉。2019年下半年,该国主要风险包括,局部政治稳定性风险、工会运动风险、恐怖活动风险、社会治安风险、公共卫生安全风险、民族宗教文化风险等。2019年以来,反对党“孟民族主义党”已就其领袖卡莉达-齐亚被监禁发起系列抗议。7月1日起,孟实施新一轮天然气费涨价,10月初洋葱等生活必需品价格暴涨。尽管孟政府进口大量洋葱,并推出政府补贴,但仍有民众因抢购洋葱而发生冲突。孟国偷盗、抢劫甚至持械入室抢劫等严重刑事案件时有发生,社会不安定因素仍长期存在。此外,随着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5月先后宣布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与巴基斯坦“建省”,不排除孟加拉国成为IS下个目标的可能。今年以来,孟境内热带疾病与传染病持续高发,常见传染病为登革热、霍乱、伤寒、疟疾、肝炎、痢疾等。

7、菲律宾。2019年下半年,该国主要风险包括,恐怖活动风险、社会治安风险、民族宗教文化风险、武装冲突风险、公共卫生安全风险等。2019年,菲国家元首身体健康状况已逐渐演变成政治问题,菲律宾今年第四季度消费者信心指数下降,消费者信心不足或持续,对2020年前景展望并不乐观。菲国内治安较差,枪支泛滥,刑事案、绑架及恐袭时有发生。菲南部棉兰老岛,极端分子仍活跃,马巫德组织(Maute)、阿布沙耶夫组织(ASG)、邦萨摩洛伊斯兰自由战士(BIFF)等均已宣誓效忠“伊斯兰国”(IS),该岛戒严令计划持续至2019年12月31日结束。反政府武装“新人民军”(NPA)分布全国多达60个省,不时实施滋扰袭击。菲地方势力尤其是南部争斗加剧,绑架、凶杀、盗抢等案件呈快速上升趋势,涉及华侨华人的恶性案件居高不下,社会不安定因素长期存在。《邦萨摩洛组织法》(BOL)法案全民公投虽获通过,但菲南地区和平与发展道阻且长。8月,菲律宾巴丹省一家燃煤发电厂有超过100名中方人员因感染登革热病毒而入院。

8、柬埔寨。2019年下半年,该国主要风险包括,工会运动风险、社会治安风险、政府主权信用和腐败风险等。2019年以来,柬埔寨局势总体可控,洪森首相领导的人民党执政地位进一步稳固,但政府对反对派、独立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的严控可能诱发反抗。柬政府强调对外开放、吸引外资发展经济,经济增长前景乐观,但国内腐败情况根深蒂固,工会暴力罢工、抗议示威活动影响社会稳定。欧盟和美国是柬埔寨的重要贸易伙伴,与欧美关系的变数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柬的发展,欧美对柬施压将对柬经济尤其是出口产生较大负面影响。中柬两国在共建“一带一路”上的合作日益密切,但也出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尤其是西方媒体的恶意揣测和随意捏造,需引起高度关注。总体上看,由于人民党和反对派的实力对比悬殊,柬埔寨出现翻盘的可能性较小,但也应预防可能引发的街头暴力风险。8月,柬埔寨西哈努克省(Sihanoukville)西哈努克市(亦称“西港”)社会治安不靖,涉中国公民恶性刑事案件、暴力案件频发并造成多名中国公民死亡。

9、斯里兰卡。2019年下半年,该国主要风险包括,社会治安风险、工会组织运动风险、民族宗教文化风险、公共卫生安全风险、潜在恐怖活动风险等。2019年与2020年,斯里兰卡先后举行总统选举与议会选举,各类选举相关集会料增多。斯社会秩序较好,但近年来刑事犯罪有所上升,频繁发生盗窃、抢劫案件。此外,各地针对社会、经济、宗教等问题的示威、冲突和罢工活动均时有发生,社会不安定因素仍长期存在。近年来,多数派佛教徒与少数民族间争端与宗教冲突时有发生,常引发人员伤亡与商店、住宅、宗教场所被破坏与纵火。2019年4月,科伦坡等地遭遇复活节连环爆炸恐袭导致6名中国公民遇难,目前虽紧急状态已解除,但斯国内民族宗教矛盾与族际关系仍较紧张。

10、哈萨克斯坦。2019年下半年,该国主要风险包括,社会治安风险、局部政治稳定性风险、排外风险与潜在恐怖活动风险等。哈国首任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Nazarbayev)辞职后,虽然哈现任总统奉行经济“务实主义”,注重与俄罗斯、中国、美国及中亚国家的多元化外交,但哈长期依赖石油市场、国家机制薄弱、银行系统稳定性差、政权交接风险等长期存在。9月2日,哈萨克斯坦议会参议院选举投票,首任总统长女达莉佳-纳扎尔巴耶娃获全票当选参议院议长。哈政治稳定性取决于纳扎尔巴耶夫过渡管理能力,一旦政治平衡被打破,哈国精英内部争权风险上升,对该国采矿、石油和天然气等关键部门存在潜在不稳定影响。今年以来,哈国内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和地方分离主义虽有所抬头,但在政府严控与打击下,并未对国家安全稳定和社会秩序构成较大威胁。首都阿斯塔纳(Astana)更名为努尔苏丹(Nur-Sultan)、提前举行总统选举、阿雷西军火库爆炸等系列事件不断加剧部分政治人士与底层民众的反政府情绪,局部示威时有发生。9月,自哈萨克斯坦西南部曼格斯套州(Mangystau)石油重镇扎纳奥津/扎瑙津(Zhanaozen)开始,因“所谓中国污染工厂向哈国境内转移”系列谣言,一度引发多地民众排外游行与集会示威,反对所谓“中国影响力”增长,10月下旬首都等地又举行示威。该事件存外部势力煽动,是否反复有待观察。

11、吉尔吉斯。2019年下半年,该国主要风险包括,局部政治稳定性风险、边境冲突风险、社会治安风险、项目运营风险、排外风险、潜在恐怖活动风险等。进入2019年,现任总统热恩别科夫(Sooronbay Jeenbekov)以反腐为由打击前总统、社会民主党领袖阿塔姆巴耶夫(Almazbek Atambayev)。阿塔姆巴耶夫豁免权被取消并被捕后,2019年10月,吉检方对前总统启动起诉程序,但司法进展不顺利,案件审理将成“持久战”。吉安全形势和治安情况仍无明显好转,抢劫盗窃、敲诈勒索、枪杀等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部分案件针对中国公民。同时,吉国安委(GKNB)捣毁极端武装组织和挫败袭击的事件仍有见诸报端。8月5日,吉东部纳伦州(Naryn)索尔通—萨雷(Solton-Sary)某中资金矿项目附近,当地民众因谣言集会示威,部分集会者非法冲闯矿区,暴力殴打中方员工导致多人住院。

12、伊朗。2019年下半年,该国主要风险包括,国际关系风险、局部政治稳定性风险、武装冲突风险、潜在恐怖活动风险、民族宗教文化风险、社会治安风险等。2019年以来,因境外势力渗透,伊朗国内已爆发数轮大规模反政府集会示威,并衍生系列矛盾冲突。随着美对伊持续“极限制裁”,国内民生问题持续引发周期性抗议示威。2020年2月伊朗议会选举临近,国内强硬派活动将加剧与西方的紧张关系。2019年最后一周至2020年第一周,美伊紧张关系一度升至最高点,所幸在各方努力之下有所缓和。苏莱曼尼将军遇袭事件被视为中东近年大事件之一,地区紧张局势与武装冲突风险仍将持续,地区安全最大的风险仍系不断升级的代理人战争及其外溢效应。此外,伊朗所有边境地区,尤其是西部和东部地区,分离主义、极端主义或激进主义武装组织的安全威胁始终存在风险波动,不可小觑。

 

文章来源:承包商会 排版制作:张金茹 编审:张新明

版权所有 © 中国沈阳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司地址:中国沈阳东陵区(浑南新区)长青南街19号
联系电话:0086-24-88512877  传真:0086-24-88507077  邮编:110168   
ICP备案号码:辽ICP备12009980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沈阳